电动车被指将再降补贴 动力电池独角兽宁德时代光环褪去

在国内动力电池产能过剩洗牌过程中,小型动力电池企业退场,而曾被中国政府拒之门外的日韩动力电池企业或将成为宁德时代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宁德时代

内忧外患,“动力电池独角兽”宁德时代(CATL,300750.SZ)的光环正在慢慢褪去。

8月23日晚间,宁德时代发布了上市以来的首份半年报,宁德时代营收为93.60亿元,同比增长48.6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11亿元,同比下降49.70%;毛利率也进一步降至31.28%;应收账款比例更是高企,存在发生坏账的风险。

更为重要的是,在国内动力电池产能过剩洗牌过程中,小型动力电池企业退场,而曾被中国政府拒之门外的日韩动力电池企业或将成为宁德时代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应该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高级研究经理李岱昕曾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国内动力电池虽然产能过剩,但是高端产能仍然不足,主要都是CATL来满足,未来日韩企业进来,肯定主要是针对这个(高端)市场。”

毛利率下滑

据半年报显示,宁德时代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11亿元,同比下降49.70%。

对于净利润下降的原因,宁德时代方面表示,上年同期转让了持有的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股权取得的处置收益影响,扣除转让普莱德的处置收益及其他非经常性损益项目对业绩的影响后,净利润同比增加36.55%。

而在宁德时代上市的的招股书中显示,2015年-2017年宁德时代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8.80亿元、27.86亿元、23.76亿元,2017年扣非净利润较2016年下滑14.72%。

对于扣非净利润增长,国金证券动力锂电分析师王菁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2017年扣非净利润下降主要是因为动力电池价格降幅较大,而且去年整个环节产能扩产比较多竞争激烈,宁德时代市场占有率并没有大度幅度提升,今年很多小厂死掉,宁德时代份额提升叠加电池价格稳住了,扣非净利润提升自然比较多。”

不过,宁德时代综合毛利率仍在持续下滑,2015年、2016年、2017年至今年上半年,分别为38.64%、43.7%、36.29%及31.28%。

据记者从行业人士处了解,新能源汽车企业补贴退坡情况下,车企下压电池价格,叠加下游原材料涨价,夹在中间的动力电池企业面临业绩困扰。

应收账款达到85.29亿元

在宁德时代的财报中,85.29亿元的应收账款十分显眼,占据营收的比例高达91.12%。

李岱昕曾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一再表示,“动力电池企业的应收账款与新能源汽车企业的付款周期有关,新能源汽车从采购零部件到组装再到销售给用户是一个比较长的周期,有些车企会在回收销售款项和车辆补贴之后才会向供应商支付零部件采购费用,这也会对动力电池企业的资金链产生影响。

而从目前的格局看,宁德时代的应收账款风险极大。在招股书中,宁德时代曾给出的数据为,2015年-2017年的应收账款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42.05%、49.22%和34.70%,如今这一数据已经高涨至91.12%。

宁德时代在财报中也直言:“公司产品的用户主要是大中型整车企业,交易金额较大,致使期末应收账款余额较高。虽然期末应收账款的账龄主要集中在1年以内,但由于应收账款金额较大,且占资产总额的比例较高,如不能及时收回或发生坏账,将会对公司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而从下游的新能源汽车来看,则一直面临着补贴退坡的问题。以宁德时代2017年最大的销售客户宇通集团为例,其上市公司宇通客车(600066.SH)8月27日披露的半年报显示,实现营收120.17亿元,同比上升29.03%;净利润6.16亿元,同比下降23.42%,宇通客车给出的理由为,2018年2月13日,四部委发布了《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从2018年2月12日起实施,2018年2月12日至2018年6月11日为过渡期。

据记者了解,通知在提高了补贴门槛的同时,补贴金额总体呈下降态势。即:过渡期间上牌的新能源客车按照2017年新能源客车补贴标准的0.7倍补贴,过渡期之后的补贴标准较2017年最多下降了40%,补贴金额较2017年进一步降低,对新能源汽车行业盈利能力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而在8月30日,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电动车降补贴将在近几天正式推出。值得关注的是,同样依赖补贴成长的光伏企业在6月1日儿童节收到了“成人礼”,降补贴频度加快,并控制规模,6月4日,政策发布后的首个交易日,光伏板块整体重挫,而锂电池板块也跟跌,且跌幅靠前,光伏的遭遇也像是给新能源汽车带大的锂电池们打了一剂预防针。

日韩强劲对手逼近

6月11日,宁德时代在深交所上市,作为发起于福建省宁德市的民营企业,仅用了7年时间,就以54.62亿元的募资额打破了创业板成立以来的最高纪录,风光无限的背后最大的风险是来自日韩强劲对手的威胁。

在利益的驱动下,动力电池的火爆发展在2017年也引各路资本、企业涌入,在动力电池过剩的情况下,注定将上演一轮“优胜劣汰”的戏码。

而从数据来看,动力电池结构性洗牌已经见效,据相关研究机构数据,2018年1-6月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15.5GWh,同比增长167.1%,宁德时代动力电池装机量6.5GWh,国内市占率达41.94%,比亚迪、国轩高科市场份额分别为21.4%、5.9%,排名第二、第三,前三名已经占据市场份额近七成,市场集中度提升。

在国内公司激烈竞争中获胜的宁德时代,接下来面对的是与日韩的LG、松下和三星等公司的角逐。自2013年开始,三星SDI、松下、LG化学、SK等纷纷在中国建厂,但受制于国家补贴政策的限制,外资电池在国内装车没有补贴,导致外资电池始终未能进入主流市场。

在过去数年间,通过政策保护,中国动力电池产业提速发展,抢占了市场份额。但2018年5月22日,中汽协和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联合公示了汽车动力蓄电池和氢国产成A人亚洲精V品无码樱花行业白名单(第一批),三星环新(西安)动力电池有限公司、南京乐金化学新能源电池有限公司、北京电控爱思开科技有限公司3家中韩合资企业首次入选,这3家公司背后是三星SDI、LG化学、SK 3家韩国动力电池企业,3家韩国企业今年也开始在中国加速投资。

“韩国企业一向喜欢以极低价格快速冲击抢占市场,之前没被封杀时,他们已经要准备这么玩,未来很有可能也会这样。”李岱昕还向本报记者分析,“还有就是产品技术性能方面的问题了,特别是韩国动力电池企业在高镍电池的性能、产品一致性这些方面有技术优势。”

日韩电池企业的潜在威胁,宁德时代将如何应战,《华夏时报》记者发采访提纲至宁德时代董秘邮箱,截至发稿时并未回复。面对未来诸多难料的风险,宁德时代可能最好的办法是适应“断奶”后自力更生的生存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