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速电动车市场乱象调查:越禁越火的背后真相(3)

德州博鑫车业有限公司经理纪恩超名片厂址显示在“武城县城东开发区”,实则为一村庄,被其称为“油电混合”车型的“亚奇207”也仅仅是在铅酸电池旁

德州博鑫车业有限公司经理纪恩超名片厂址显示在“武城县城东开发区”,实则为一村庄,被其称为“油电混合”车型的“亚奇207”也仅仅是在铅酸电池旁加装一小型发电机,裸车标价为19000万元,其产品远销除西藏、新疆、海南黑龙江外,全国其他省份市场均有涉及。

相隔不远的德州鹏合集团已处于破产状态,其传统的农用机械生产车间已经空空如也,厂房门窗已经消失,唯一“繁忙”车间是制造低速电动汽车,该低速电动汽车车体全部为塑钢材料,一旦被雨淋湿,车体将发生鼓包、撕裂等危害,标价仅有8000元。

面对行业乱象,魏学勤坦言:“作为行业协会组织,省内重要的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联盟也仅仅是个自律组织,协会对22家成员企业仅有监督、引导之责,对于联盟以外的工业乱象,我们没有治理权限,也希望行业主管部门能够出台严厉的打击政策。”

“对于低速电动汽车安全性的质疑更多的是来自一些粗制滥造的作坊式生产私人改装。”雷丁品牌生产者山东梅拉德能源动力科技有限公司舒欣表示,“目前品牌企业生产的小型电动车几乎都参照了汽车安全标准进行生产,并通过了中国国家轿车质量监督检测中心的安全碰撞测试。”

据了解,宝雅、力驰、时风、唐骏欧玲、雷丁等企业低速电动车生产线均采用了与整车厂类似的规范化生产流程,实现了整车安全设计和冲压、焊接、涂装、总装机械化、半自动生产。车身安全性、稳定性都得到大幅提升。某些高配置车型,更是将动力锂电池、电子空调、安全气囊、电子助力等也都成为标配。

确实,低速电动车行业在洗牌。注重品牌的企业在“自我锐变”,更是“革自己的命”,为了获得全国市场销售,不得不采取“傍富婆”模式,与拥有乘用车资质的整车厂进行资本与技术合作,知豆便属于其中。

知豆模式

知豆的诞生,属于典型的“墙内开花墙外香”。

据了解,在国内尚未销售的知豆已经获得欧洲近10万出口订单。在新大洋?知豆上市发布会上,执掌该款新能源汽车研发团队的灵魂人物——新大洋集团董事长鲍文光也进入媒体视野,而此前其从未踏入汽车制造领域。

在新大洋未与众泰合作之前,微型精品深夜AV无码一区二区老年知豆曾是一款游走在法规监管灰色地带的“低速电动车”。不过,鲍文光曾公开表示不喜欢外界这样定位“知豆”。“确切地说,我们生产的是微型城市电动车,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低速电动车。”

他总说,“你见过时速跑到80公里的低速电动车吗?”

低速电动车市场乱象调查:越禁越火的背后真相

新大洋在过去八年里一直谋求电动车生产资质,但始终都未能获得国家认可,直到2013年与众泰的合作才让其获得了难能可贵的整车企业生产资质,知豆也因此进入国家精品无码无人网站免费视频推广目录,获得“正规军”的名分,新大洋也从中看到了发展壮大的希望。

但好景不长,双方最终因生产基地及技术研发路线不同而分手扬镳。

继2013年与众泰合资推出微型电动车“知豆”之后,鲍文光执掌的新大洋再度与吉利合资推出“知豆”微型电动车。1月10日,双方合资成立的新大洋电动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挂牌,第二天新车知豆D1在吉利兰州工厂下线。

新大洋用实际行动向那些求告无门的低速电动车厂家发出了明确信号,如果不愿等待阳光普照的政策落地,尽快瞅准并成功搭上一条像吉利这样的大船,才可能使低速电动车生产企业尽快驶离这片暗礁出没的危险海域。鲍文光比别人更幸运,他拿到了为数不多的“船票”。